我的街機生涯

(一)


拜 MAME 模擬器所賜, 重溫了許多兒時玩過的
Arcade Game ( 大型電玩, 以下簡稱 "街機" ) 老遊戲.


趁最近比較閒, 將曾經玩過的街機依出品年份作個小整理,
算是個人遊戲生涯的回憶吧...

Win 版的 MAME, 可利用左邊的選單, 依遊戲的年份與廠商
列出遊戲, 查詢起來十分方便.
大家假如有興趣, 可以執行 MAME32, 先選左邊年份,
再去右邊找相對應的遊戲檔名,就可以知道我說的是哪一款遊戲.

主要是提一些曾經看過玩過印像比較深刻的.
或是雖然算不上名作, 但是對我有特殊紀念意義的.
假如大家有想到其他相關的也可以一起來湊湊熱鬧.

1980 年是台灣街機開始大鳴大放的時代,
也是我出入電玩場所較頻繁的時期,
另外因為個人偏好 STG ( shooting game 射擊遊戲 ),
所以介紹的遊戲年代與種類會有點偏重這一方面.
在 1984 年以後, Apple II 與任天堂漸漸的轉移了我的注意力,
再加上 梭哈撲克, 水果盤, 賽馬等賭博性電玩開始盛行,
就較少涉足電玩場所了.


(二)


MAME32裡最早的街機遊戲是 1975 年,
在開始談遊戲之前, 先簡單描述一下當時的時代背景吧...
那時我才小學三年級,
沒有什麼 "高科技" 娛樂可言, 租書店裡的
東洋漫畫剛開始引進台灣 ( 記得第一本看的好像是大魔神, 無敵鐵金剛之類的 ,
之前都是看台灣本土武俠漫畫, 五角看 2 本, 紙質灰灰的像馬糞紙, 我記得
有一部書名叫日月島風雲, 男主角被女魔頭下春藥, 不 xx 就會七孔流血而死...
香港版薄薄的老夫子, 對白是用毛筆字寫的..., 小叮噹, 好像是青文出版社 ? )
還有小賣抽店 ( 小賣五角當抽兩支...鹿肉乾(木頭屑泡醬油做的),
太陽麵(大型泡麵廠清掃鍋爐炸剩的碎屑做出來的,丟給我家的狗都不屑吃)
芒果乾, 假的森永牛奶糖, 一大盒裡面只有幾顆...過年時還有抽鈔票 ),
一排排的紙糊格子, 用手去戳破, 裡面有獎品, 夜市有時還看的到...
順便賣一些彈珠,紙牌, 橡皮筋 ( 庵仔標 ) 等等.

當時也有所謂的遊樂場,
一種是傳統的司諾克撞球場, 裡面出入的多是蓄髮叼煙的 "不良少年"
( 當年蓄髮留鬢角會被視為小太保, 被警察看到會
以違反社會善良風俗為由押回局裡理成大光頭 )
這些場所自然成為政府與家長眼中犯罪的溫床,
平常乖孩子是比較少在那裡出沒的.

有時店家會順便擺幾台彈子台 ( Pinball,
就是雙手按台子左右兩邊按鈕, 控制左右兩根棒子, 擊打鋼球得分,
搖台子會熄電那種 ), 印象比較深刻是有一次看到一位小太保,
大概成績打的不太好, 就把台面的玻璃板整個掀起來,
用棍子一直擊打圓盤來得分, 老闆看了也不敢說什麼...
Game over 死了, 還可以對號, 若是得分與對號相同,
就可以免費再玩一次. 有的檯子還會同時出幾個鋼珠, 很刺激.
搖檯子也是一種技巧, 太大力會熄電, 太小力又沒什麼用,
那種可以玩很久的高手都很會搖檯子, 必死的中央進洞
都可以被搖偏起死回生, 而且他們的動作都很誇張,
遠遠的看起來好像在與檯子 XX 一樣, 有的還會用肚子頂...
那時候年紀小, 搖不動檯子, 只能乖乖的玩.


(三)


還有一種 "手足球 foosball", 一個中空箱型像馬槽的檯子, 上方
有一排排的細棍子, 棍子上鑲有一個個足球員的人形,
玩家分別站在台子的兩邊,
用手轉動這些棍子的把手, 就可帶動人形旋轉,
來擊打檯子上的塑膠小球到對手的洞裡得分.
一般的菜鳥都是用雙手搓著把手讓棒子 360 度迴轉來擊球,
但是真正的高手是利用手腕的力道瞬間加速, 好像摩托車加油門一般的旋轉,
而且是一手控制一根棒子, 通常是左手守門, 右手機動性的調整.
有個技巧是當己方後衛掌握控球時, 可以把前排所有己方的球員
倒轉立起來頭下腳上露出空檔( 當然現實生活的足球員是無法這樣的 )
然後找出空檔, 穿過敵方球員一舉射門, 高手
可以帶著球作假動作拉到左方然後迅速拉到右方再瞬間射門,
而且是間接利用球檯邊緣反射角反彈再進洞,
所以非常難防守, 速度快到球都看不到, 只聽到咚一聲就進洞了...
檯子的兩端有類似撞球台的計分牌子可以推動.
那時玩一局一元, 通常輸的出錢. 投錢的方法是放到一個突出的拉桿平台,
然後拉桿向內一推, 就聽到夸啦一聲, 一堆球掉下來了.
有時戰況激烈球還會飛出界,
這時就要利用邊邊稍微高起來的的角落來發 "角球".
有一種早期的框體比較爛, 就是你操縱的
棒子往對方那裡推時, 棒子會穿過檯面的邊緣, 凸出來到對方那裡,
有些較沒品的, 會瞄準一些沒經驗的新手肚子狠很的戳過去,
被戳到也只有自認倒楣...
http://www.patiostore.com/soccer.html
這裡有圖片介紹, 前三台比較便宜, 棍子會戳到對手的肚子
後兩台比較貴 ( USD 1650 ), 棍子有像 telescope 伸縮望遠鏡般的設計,
比較安全.
http://www.foosball.com/
這裡有更詳細的介紹與圖片, 甚至有各種高級技巧的 AVI movie 可看,
似乎還有國際間的比賽與聯盟呢 !
另外每一個檯子裡面的球數不一定, 百貨公司裡擺的大多只有三顆球,
有些沒品的就會每個台子投一元, 然後取走兩顆球只留下一顆在原檯子,
最後把蒐集到的球集中到另一個檯子, 這樣一塊錢
投下去就有十幾顆球可玩. 還有的人會帶個板子或是用包包袋子
將球門的洞擋起來, 這樣就不會 game over 了, 當然不能被老闆看到.
這東東偶而在某些私人俱樂部或是 Pub 還找的到, 只是越來越不好找了...
台北市不知哪裡還有擺啊 ? 超懷念的 !



(四)


規模比較大的遊樂場, 還看過一種電動籃球, 一個像太空艙的透明塑膠圓頂,
罩著一個迷你籃球場, 球場地面有一個個的小凹洞, 小洞有數字編號,
底部還有一個小彈簧, 球場兩端有籃框, 當球掉到小洞時,
要趕快按己方對應編號的按鈕, 就可以激發彈簧讓球彈起來投籃.
匡體的圖片我在網路上還沒找到, 找到再 Post 給大家欣賞吧.

第二種遊樂場是大型百貨頂樓附設的, 規模大, 有雲霄飛車,碰碰車...等等,
印象比較深刻的有永和中信百貨, 高雄大統百貨...
中信當時號稱有十大設施獨步亞洲, 我記得有一個鏡子做的迷宮, 還有一個
充氣的太空艙, 小孩可以進去裡面跳個盡興 ( 當時我也是其中一位 ),
還有一個房間, 裡面所有的裝潢擺設都是上下顛倒的...
比較特別的是迷你電動車, 車子的電力不是來自車本身, 而是
藉由車身旁一根長長的棍子連到天花板的金屬板來取得電力,
接觸的地方還會發出閃電火花.
還有一種比較先進的打靶,
一個白色的布幕背景, 靶是光線投射的虛擬小圓盤, 由兩端飛出來,
槍是像來福槍那種...小時候拿覺得蠻重的.
還有一種類似乒乓桌的藍色平台, 桌面上有許多小孔會噴射出氣體
讓一個小圓盤浮起來, 雙方要用一個圓形的手把將圓盤擊到對方的洞中,
圓盤撞倒邊緣還會反彈, 時間到了小孔就不噴氣了.
小時候玩因為很矮, 另一手要撐著桌面才看的到,
還被那個圓盤打中流血, 印象蠻深刻的, 後來 Mac 上還有類似的遊戲,
好像叫 shuffle 之類的 ? 甚至電視有個綜藝節目還拿來給藝人比賽,
這匡體現再也很少見了, 台北不知哪裡還有 ?

另外還有一個打拳擊沙包的, 鋼鏈吊著一個黑色的橡皮沙袋, 投錢後
可以把沙袋向下拉, 然後用全身力氣朝沙袋出拳, 沙袋會撞到一個
磅秤, 您就可以知道自己的拳頭有多少斤兩, 那時我同學都是用書包
代替拳頭...




(五)

大約是小學五六年級 1978 年吧, 我印象中第一次看到的街機出現了, 那就是打磚塊,
( 似乎是更早的直立形黑底螢幕綠色賽車, 我已經快沒印象了 )
最早是出現在附近雜貨店的門口 ( 那時好像還沒有 7-11 )
五元兩道, 黑白螢幕, 上方貼色帶, 接下來就突然接二連三的出現了許多
各式各樣的街機, 各種大小電玩場所也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
那時我出入的場所主要有三 :
一個是現在信維市場附近, 隔壁是賣送葬香燭用品的 "小弟弟娛樂場"
一個是和平東路臥龍街附近菜市場旁的 "東興豆漿店",
另外是敦南仁愛路遠百四維路後面那條巷子的一些零星雜貨店冰果室.

最常去的還是東興豆漿店...
這家店本來是賣豆漿燒餅早點的, 後來擺了一台打磚塊,
沒想到生意好的不得了, 都要排隊玩, 老闆又進了幾台, 還是一樣高朋滿座,
乾脆不賣豆漿, 挪出空間專營電玩了,
他的地方很小, 大概不到 5 坪空間吧,
平時鐵門都是拉一半, 要懂門道才知道彎腰進去,
裡面光線很暗, 煙霧繚繞, 每次打完出來看到陽光都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而且沒有椅子, 一律是站著打的, 有的匡體太高還要踮著腳伸長著脖子才看的到.
他的匡體很差, 都是自己拼裝的, 而且遊戲 ROM 板子換的很快, 一個遊戲
不賺錢很快就換掉, 但是偏偏匡體不換, 好處是常常有新遊戲可玩,
壞處是匡體越來越破爛.
很難想像一位豆漿店老闆會自己 DIY 換匡體吧 !


(六)


常常看到老闆拿著一張電路說明書與螺絲起子在那裡滿頭大汗,
常常看到老闆拿著一張電路說明書與螺絲起子在那裡滿頭大汗,
忙上忙下的拆解主機板與匡體, 也許這就是所謂台灣奇蹟吧.
也許是他的 DIY 技術欠佳, 還是台製機板與匡體品質不良 ? 機器常出問題,
印象中最深刻的是有一台 "黑白" 螢幕貼色帶的小精靈 Pacman,
貼色帶是因為它的前身是打磚塊, 因為是黑白的,
所以也不知道哪一隻鬼才是最兇的 ( 有玩過應該都知道紅鬼最聰明,
粉紅鬼最笨 ), 然後他的搖桿做的奇差無比,
桿子下方與檯子連接那的個小孔, 前後左右四邊不知為何還鎖了 8 根螺絲,
也許是怕玩家太用力, 桿子會把木頭板片撞裂吧, 才用這些釘子當緩衝 ?
結果變成搖桿要轉換方向時, 必須像開手排車換檔一樣, 先拉回中心點才能轉換方向,
每次搖桿都會被那 8 根螺絲釘卡到, 很不順, 搖桿上方那顆圓球又很小顆,
圓球下方的邊緣還很銳利, 很不好握, 常常玩那台的人手都會脫皮,
更氣人的是也許電氣接地沒做好, 竟然還會漏電,
要非常謹慎的抓著搖桿的塑膠頭, 否則不慎摸到塑膠頭下的金屬柄, 就會被電的唧唧叫,
可是玩遊戲那有人不激動的, 常常有第一次來的客人被電到罵三字經...
後來腳穿塑膠拖鞋, 手纏膠帶, 保護好手部避免脫皮, 防止被電,
變成了去東興的必要裝備. 最後經過不少玩家抗議, 加上那個搖桿塑膠圓頭被人洩憤
轉下來幹走, 老闆受不了才把整個匡體換掉.


(七)


還有一次我同學帶他弟弟去玩,
老闆看他弟弟很小, 以為是雜小孩闖進來光看不玩,
就很兇的要趕他走, 我同學表明是他弟弟後, 老闆態度又 180 度轉變,
結果我同學很生氣, 後來用一個塗滿強力膠的硬幣塞到機器投幣孔裡,
第二天去看, 機器就不見了...
那老闆好像也賺蠻多的, 常看他用原本榨豆漿的白布袋
裝滿了一袋袋的硬幣, 嘩啦嘩啦的倒來倒去數硬幣.
記得開店一週年後的除夕夜, 我去光顧時, 老闆全家正在吃年夜飯,
那菜色真的是非常的豐盛, 好像大拜拜流水席一樣, 和一年前剛開時寒酸的情景, 有如天壤
之別.
雖然他的大環境如此惡劣, 但是因為方便, 隱密性高, 所以還是我最常報到的地方.

小弟弟娛樂場的匡體比較新, 而且有椅子可以坐著打,
但是因為離家較遠, 而且他有附設撞球台, 那裡又不是我的 "地盤",
風險較高 ( 當時的地域觀念蠻重的, 到一個陌生的場子有可能被圍毆或勒索 )
除非風聞有新的匡體出現, 才會去那裡晃晃.


(八)


慢慢的, 應該是 1980 年吧, 一些財團發現了電玩市場這塊大餅,
紛紛開始設立大型電玩場所, 當時最有名的
北市電玩聖地應該算是頂好地下樓以及獅子林萬年西門町電影街一帶,
代幣也是那裡開始流行的.
另外一些百貨公司紛紛將原來老舊的娛樂設備改成電玩,
( 仁愛路圓環的遠百地下樓就有一大堆桌上型 ),
這些場所擺的都是原裝進口的匡體, 種類又新又多, 搖桿握起來的質感
比東興的 DIY 匡體舒服百倍, 操控度極佳. 而且都是彩色螢幕,
不用再忍受黑白的小精靈了 !
記得第一次去獅子林的時候, 真的好像劉姥姥走進大觀園一樣,
那裡的機台又新又多, 許多都是沒看過的, 也不用和別人排隊搶機台,
突然覺得東興的匡體好像垃圾箱一樣.
不過這些場所也是少條出沒的所在, 因為這些大場所業者無法干涉或過濾客人,
不像東興的老闆會幫你把風, 發現可疑的人物或是家長來查時,
會很機靈的迅速把鐵門拉下, ( 我想他應該也是有貢獻人蔘, 交保護費吧 )
大部分的少條不會到這些小個體戶去找碴, 免得自討沒趣,
所以他們大多偽裝成客人埋伏在這些大型電玩場所, 當看到理小平頭,
光看不玩的年輕人, 就要懷疑是少條, 快閃 !
背書包穿制服去那裡簡直就是找死, 但是放學要換便服又很不方便,
電玩的誘惑力又那麼大, 所以心存僥倖或是不怕死的敢死隊還是很多,
那時候學號的數字都要自己用針挑掉, 例如 8 就挑掉一半改成 3,
名字有個 "怡" 就挑掉一半變成 "台", 以防不測. 蔽校仁X國中一位模範生第一次
被損友帶到頂好就碰到少條, 還很老實的報了姓名學號, 第二天朝會就被訓導主任公布,
記了一個小過, 蠻轟動的 ( 果然是模範生, 華盛頓砍倒櫻桃樹的故事看太多了 ).
假日穿便服的話最好還是背一個偽造的姓名學號還有電話號碼,
記得那時是背一個籃球國手的名字好像叫做李志強 ?? 電話號碼是我很討厭的一位同學家,
( 有這位選手嗎 ? 忘了... 那時夏天很流行中華體育館的威廉瓊斯杯, 後來燒掉了 )



(九)


因為大型場所蠻危險的, 後來損友又報馬子介紹了一個新的天堂,
就是新出現的咖啡屋, 記得店名叫 "蜜蜂咖啡屋", 暗色玻璃, 冷氣,
一樓與一般的咖啡冰果室沒兩樣, 但是地下樓一律都是
日本進口的桌上型, 叫一杯最便宜的冰紅茶飲料 基本消費額 NT 50,
就可以待一天. 因為它有基本消費額可以過濾掉雜小孩與少條,
環境又很舒適, 所以有陣子還蠻紅的, 常和同學下課後背著書包
化明為暗, 成為地下組織, 面對面的雙打.
但是基本消費額對學生而言還是太高, 裡面出入的還是以上班族為主,
它還會供應中午的簡餐呢 !
不過後來這家店竟然倒了 ! 也許是打電玩的多, 吃東西的少吧...
不過它的桌上型機台真的很棒, 都是日本原裝進口的,
桌面還貼有日文的遊戲玩法操控說明,
這種桌上型的搖桿也有兩種, 一種是突出一個小平台,
搖桿與直立型一樣上下垂直的,
還有一種是水平的插在投幣孔旁的, 握法變成用拳頭扣著圓球
一開始操控還要適應一陣子. 投幣孔也分兩邊, 適應雙打的需要,
現在 MAME 所謂的 cocktail mode 就是這種 1P & 2P 切換時畫面
會上下顛倒的 mode.
到最後連一些文具店, 雜貨店, 電影院旁的冰果室, 甚至自助餐店等等個體戶,
也都如法炮製, 至少都擺個幾台, 而且不用基本消費, 老闆還會幫你把風...
整個大街小巷, 走到哪裡都充斥著電玩的音樂.

當時自己其實也算個 "雜小孩, 死因仔", 沒什麼零用錢,
那種要繳學費玩沒幾下就掛的遊戲,
都是看別人玩, 我是不敢碰的, 那時的觀念是一道能玩很久的才算是好玩的遊戲,
對這類的遊戲也比捨得交學費下功夫去練習. 有時碰到一些西裝筆挺的 "凱子"
初次上門, 也會慫恿他們玩一些平時捨不得玩的遊戲當白老鼠...

拉拉雜雜寫一堆, 接下來就開始談遊戲吧...( 有空的話 )